数字经济时代,新型实体企业将应运而生
发布时间: 2021-11-12 作者: 来源: 数字经济处 浏览次数:

发展数字经济的着力点是实体经济,数字经济必须与实体经济融合发展、相互支撑。数字经济时代催生新型实体企业,一批拥有传统实体基因、同时具备强大科技能力的新型实体企业将应运而生。

“推动数字经济健康发展,不断做强做优做大我国数字经济,是中央对于数字经济的新提法、新观点。”谈及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中央政治局第三十四次集体学习时的讲话,近日在郑州出席数字经济峰会暨新型智慧城市大会的中国信息通讯研究院院长余晓晖这样说。

数字经济正在成为重组全球要素资源、重塑全球经济结构、改变全球竞争格局的关键力量。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发布的《2021年数字经济报告》称,美国和中国在利用数据方面处于领先地位。两国的5G采用率最高、占全球超大规模数据中心的 50%、占全球顶尖人工智能研究人员的70%以及人工智能初创公司所有资金的94%。两国也占全球最大数字平台市值的90%左右,在疫情防控期间,这些平台的利润和市值都大幅飙升。

数字经济已成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主要驱动力

余晓晖透露,数字经济助力我国成为2020年全球唯一实现经济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2020年,我国数字经济规模达到39.2万亿元,占GDP比重的38.6%,同比名义增长9.7%,有效支撑了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截至今年6月底,我国制造业重点领域关键工序数控化率、数字化研发设计工具普及率分别达到53.7%和73.7%,智能制造装备国内市场满足率超过50%。

在现实生活中,到处可见数字经济的生动场景:柔性生产线零延时切换生产线、实现多类产品“混产”;数字大棚里自动化浇灌机集施肥、浇水于一体,还配有采摘机器人;远程办公、远程医疗等线上服务蓬勃兴起,智慧物流、远程矿山、无人港口等不断涌现……

目前,数字经济正处在从数据资源化利用转向数据要素市场化配置阶段。国家信息中心信息化和产业发展部主任单志广研究员说:“过去20年是互联网不断惊艳世界的20年,未来20年将是数字化、智慧化持续惊艳世界的20年。”

数字经济必须与实体经济融合发展、相互支撑

单志广认为,目前我国数字经济正处于四期叠加:战略机遇期,做强做大数字经济已成为构筑国家竞争新优势、争夺发展主动权的战略选择;起步拓展期,我国数字经济规模化效应尚未显现;交织发展期,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相互交织演进;矛盾凸显期,数字经济形态与现有管理体制对撞,规范健康可持续成为数字经济高质量发展的迫切要求。

多位专家表示,离开实体经济的数字经济是“空中楼阁”。发展数字经济的着力点是实体经济,数字经济必须与实体经济融合发展、相互支撑。实体经济必须加快数字化发展,才能实现转型升级。

目前,我国在服务业领域打造的应用场景最为丰富,比如在金融科技赋能下,金融机构实现了信贷资金的精准滴灌,充分发挥了数字化优势。但各领域数字经济应用存在差异,三次产业融合程度的差异更为明显,数字经济已经渗透服务业消费与流通领域,高于工业和农业领域。但与世界发达国家相比较,我国数字经济融合渗透深度还不够。

专家们一致认为,下一步应更多关注工业、农业领域,特别是工业领域中的智能制造、柔性生产线和数字工厂,把5G技术和工业互联网相结合,推动智能制造的发展。要积极运用新一代数字技术推进传统实体经济的数字化改造,推动产业链向中高端延伸。同时,还要解决我国数字经济发展的区域、城乡之间的不平衡,解决区域数字经济发展路径出现的同质化现象。

专家们还表示,数字经济健康发展,离不开促进发展和监督规范两手抓。目前在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融合方面的数据安全监管的法律制度,还有较大的完善空间。要防止平台垄断和资本无序扩张,依法查处垄断和不正当竞争行为。推动我国数字经济健康发展,还需要加强全球协作。我国政府要积极参与数字领域国际规则和标准制定,打造世界数字经济合作平台。

数字基础设施和数据体系建设亟待加强

数字经济要健康发展,离不开数字基础设施和数据体系的建设。

10月21日,在郑州数字峰会期间,中原人工智能计算中心正式上线。这是国内第一个完全自主可控的全闪存、绿色低碳人工智能计算中心。

“数据、算力、算法是数字经济的三大要素。”单志广说:“目前来看,我国已建起了海量数据库,算力和算法则是下一步的重点,也是加快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的要义。”

目前,我国数字经济在技术层面,面临的主要问题一是关键核心技术缺失。2019年,工信部梳理发现,我国高端芯片、工业控制软件、核心元器件、基本算法等300多项与数字产业相关的关键技术受制于人,导致我国先进制造业与数字经济融合的叠加效应和乘数效应得不到充分发挥。二是数字技术专业技能人才缺乏。《2019年中国互联网人才产业发展报告》显示,2019年第三季度在互联网产业8个子行业中,有7个的CIER(中国就业市场景气指数)大于1;全球有人工智能研究方向的367所高校中,我国不到30所。三是缺乏系统化、国际性的国家工业互联网平台,区域层面更是缺乏这样的平台建设,导致较多制造业企业无法有效利用数据。因此亟须建设国家级的公共数据平台——国家大数据中心,提供“采—存—算—管—用”全生命周期的数据支撑能力和数据安全体系,打造开放的数据生态环境。

全球化智库特邀高级研究员沈建光博士指出,2021年下半年中国经济增长动能面临多重挑战,发展数字经济或是“最优解”,数字货币则是数字经济下的重要基础设施。他还表示,数字经济时代催生新型实体企业,一批拥有传统实体基因、同时具备强大科技能力的新型实体企业将应运而生。